登 录

用户
密码
当前位置: default.lianzheng >>忏悔录 >>article.content
海南一银行副行长贪污3千万 挖3个地道藏身逃亡8年
article.author.label: 郑州律师 article.source.label: 商都网 2015-11-14 16:12:27

    2003年12月,农行海南省分行对临高县支行加来分理处进行例行检查时,发现巨额现金短款,临高县支行原副行长陈建学闻风潜逃。经查,陈建学在任加来分理处主任期间,多次涉嫌贪污、挪用公款3000余万元。在陈建学8年的潜逃时间里,省检察院坚持不懈对其追捕。今年11月8日,陈建学投案自首。

    为严厉打击犯罪,警醒社会,本报今日刊发报道,揭示其潜逃期间复杂的心路历程。“做人真好!”8年了,陈建学第一次感受“人”的温情。

    11月8日,当他鼓足勇气迈进省检察院大门时,漂浮了8年的心终于落地。那一晚,他破天荒一觉睡到天亮,美美地做了个梦。梦里有干净的水喝,有解馋的方便面吃,有不怕风吹雨打的房子住,有至亲骨肉的亲情守候……

    可是,8年前,是他,将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:在任农行临高县支行加来分理处主任期间,涉嫌贪污、挪用公款3000余万元。

    潜逃,竟成了他逃避法律惩治的天真选择。从此,他走进了地狱般的逃亡之路。

    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过上了生不如死、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”。

    恐惧——“挖了3个地道藏身”

    早年的陈建学是个敢作敢为的创业青年,靠自己勤劳的双手,在进入银行工作前,已经积累百万身家。父母都是银行退休职工,岳父母家境也颇为优越,一家人过得富足而温馨。然而,一个莫大的阴影正慢慢靠近这个令当地人羡慕的家庭。

    2003年12月17日,是陈建学人生的分水岭。这一天,他从光明走向黑暗。

    农行海南省分行对临高县支行加来分理处进行例行检查时,发现巨额现金短款。时任农行临高县支行原副行长陈建学闻风潜逃。当天,省人民检察院“12·17”专案组进驻临高县,立案查处贪污、挪用公款34件34人。该案因为案值大、涉案人员多、作案手段五花八门且案发在金融系统内部,一时轰动全国。

    为将犯罪嫌疑人陈建学缉拿归案,省检察院协调公安部门出动数百警力,多次对他可能藏身的村落和山区进行拉网式搜捕。省公安厅在全省范围内发布通缉令,并上网追逃。2005年4月7日,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,悬赏10万元,在全国范围内通缉陈建学。

8年来,省检察院从未放弃对陈建学的追捕,多次协调临高当地部门及依靠当地群众,积极查找陈建学的去向和藏匿地点。同时耐心做陈建学亲属的思想工作,通过亲属动员他投案自首。

    “我知道案子太大,涉及的钱太多。被发现后,我精神崩溃了,就想到跑,抱着侥幸心理,想过一段时间看看风头再说。”9日中午,陈建学向记者回忆起他不堪回首的潜逃经历。

    陈建学一直藏匿在老家附近的山林里,那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地方,地形地貌都很熟悉。案发不久,大批民警开始地毯式搜山。“我跳到山里的小河,钻进河边的洞穴,用大树叶盖住脸。有的警察端着枪,有的拿着警棍,慢慢走过来,警犬在呼哧呼哧地跑,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吓死了!”他记忆犹新,心有余悸。

    整整两天,他不敢离开洞穴。饿得实在不行,就趁天黑时用手捧些河水喝。

    风声稍弱的几天后,陈建学开始挖地道,作长期潜逃打算。他说:“一共挖了3个,每个不大,但可以容纳下我。选的地方很隐秘,每次躲进去,上面盖上树枝、树叶,从外根本看不出是地道。用的时间最长的一次,连续在那里睡了两个多月。”

    天气炎热时,山区蛇虫多。陈建学很多次遇到毒蛇,但因为怕暴露行踪,他不敢放手驱赶,只能硬着头皮保持姿势一动不动,让毒蛇静静地从身边爬过。每每吓得他一身冷汗。

    晚上是他最难熬的时候。当邻近村落的村民进入梦乡时,失眠总缠绕着他。蜗居山林间,他时刻提心吊胆,怕突然搜山的民警,怕不期而至的村民。一有风吹草动,汽车声响或狗叫,总惊得他马上起身观察情况。
  
   痛悔——“这辈子亏欠下辈子还”
 
    今年11月6日晚上,临高县加来镇陈建学家里,一幕人间悲剧正在上演。
    
    潜逃期间,陈建学和妻儿近在咫尺却不敢现身见面。当决心投案的他和家人拥抱在一起时,嚎啕大哭足足半个小时。接着,他跪倒在妻子面前:“我很自私,这辈子欠你太多,只能下辈子还。如果下辈子你还愿意嫁给我,我一定不犯错了;如果你下辈子不愿意嫁给我,我愿意当你的看门狗,报答你。”

陈建学原本有个幸福的家,却被他活生生破坏了。

    妻子和他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,两人婚后感情非常深厚。“有多少次,我都想到了死。如果有把枪,有根绳子,也许早就自尽了。”陈建学说,妻子是他的精神支柱,“她不改嫁,养大两个小孩,替我孝顺父母,我没有理由去死。”

说到两个儿子,陈建学眼睛红了,哽咽起来:“都是我害的,我对不起他们!”大儿子今年只有16岁,吸毒史却长达7年,辍学4年;小儿子年仅13岁,去年开始吸毒,辍学1年,去年还不幸被人砍成重伤。

陈建学出逃前,两个小孩分别只有8岁和5岁,一家人享尽天伦之乐;而今,同龄小孩在父亲的庇护、教育下茁壮成长,自己的亲生骨肉却惨遭毒品之害,小小年纪饱尝艰辛和痛苦。每念及此,陈建学愧疚万分。

悔恨、自责,弥补不了他铸成的大错。

     今年72岁的老父亲,患老年痴呆症已3年。陈建学站在眼前,老人也认不出了。岳父对他也很好,视其为亲生儿子。然而去年,岳父不幸过世。听着震天响的哀乐、鞭炮声,他只能远远地藏在山林里,流了整整一天眼泪,心如刀绞:“没法给老人送终,我真恨自己。”天黑后,他想偷偷去祭拜岳父,聊表孝心。可是,坟墓葬在靠近村庄的地方,人多眼杂,他不敢走近。

就这样,在忏悔中,他遥祭岳父。

    向往——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”

理事单位

 

      

 

主办单位:中国行为法学会    承办单位: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研究委员会  证件查询  关于我们

版权所有 © 2012-2020 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研究委员会

备案号:京ICP备09001449号-8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797号